这只jio也冷

沉迷双队无法自拔,甚至忘掉众墙头和大老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他妈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吃货西索夫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曼洛丝:

《闪瞎者联盟》这是一个日常被闪瞎者的亲切交流。

日常被闪瞎者分别是:纽特学长、金刚狼、猎鹰。

他们仨真的很有共鸣了。

莫名看韩灏不顺眼
越想越觉得他俩要是真cp,韩肯定极其渣

让爱人亲手杀自己诶
利用周浩逃跑诶

突然生气.jpg

我们蓝衬衫周浩这么可爱肯定能碰上更好的























但是他俩又着实甜

捶地.jpg

【关于同居1-3】小学生文笔的双队小甜饼


1
“韩灏!!!韩灏!!!!”

凌晨12:47,从卫生间传来周浩声嘶力竭的吼叫。正四仰八叉躺在卧室床上的韩灏给吓得一激灵,噔地一下从床上跳下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厕所没纸了!!!!”
“……”
“快拿一卷过来啊!”
“…等着!”

周浩正坐在马桶上,摊开昨天没看完的报纸,悠闲地等着韩灏给他送纸。
韩灏拿着拆好包装的卷子,猛得就推开厕所门。吓得周浩差点站起来,又及时反应过来自己没穿裤子,唰得把报纸盖在自己腿上。

“你你你!你怎么不敲门!”
周浩红着张老脸结结巴巴地。

“又不是没见过。我这儿比你大。”

韩灏给人把纸扔过去,眼神往周浩身下瞥,无奈被报纸遮住,只能看见两条白花花,肉乎乎的小腿。他摸了把脸,倚在门框上装出一副小混混的样子。

“你给老子出去!走走走!”

2
第一天搬进来的时候,韩灏还有些不适应,半夜里睡不着,干瞪着眼盯着天花板上的霉斑。
周浩倒是睡得坦荡荡,被子一掀,大腿一横,给韩灏拱到床边,整个人仰成“大”字,打着震天响的呼噜。
但也不怪周浩睡得七扭八歪。因为一个盗窃团伙熬夜蹲点,这是他这一周以来睡过的唯一踏实觉,不用凌晨三四点钟回家,甚至就窝在办公室里眯上两三个小时。猛得回到正常作息,自然是放松的不得了。
韩灏也知道,于是他缩成一个球,闭上眼,也不知过了多久才睡了过去。

早上八点四十,周浩醒了,坐起来美滋滋地伸了个懒腰,回头瞧了眼韩灏,只见一双布满红血丝的大眼珠子正瞪着自己,给他吓了一跳。

“怎么了你,没睡好?”
“嗯,有点认床”
“多大人了还认床,羞不羞”

周浩觉得好笑,爬起来朝着韩灏屁股上拍一巴掌调侃道。

“我说二队长,你精神头挺足啊”

“那是自然,我可是--哎!韩灏你干嘛!!你给我下去!!下去!别扒!!我一会儿还得上班呢!!”

韩灏听见这话,压住周浩的身子停了下来,也不说话,就盯着周浩,眼睛里流露出被抛弃小动物一般的眼神。

“得…别亲脖子”

3
俩人一个忙着零碎,却又让人焦头烂额的小案子,一个带着专案组每天研究大案子。这也就导致了他们没什么时间在家里吃,挺多在警局订个盒饭凑合了事。
韩灏还好,因为手上的案情特殊,也就能多挤出点时间吃饭,周浩可就不行了。每天不是上午跑个入室盗窃,拐角解决个邻里纠纷,就是正赶上饭点的时候去商场盯扒手。下午也不闲着,案子多,要写的报告也就堆一桌子。韩灏一天见不到周浩几回,一般都是偷摸扒着周浩办公室的门缝,瞧见正写报告写得脸红脖子粗的周浩,小桌子上放着早就凉透了的盒饭。
韩灏心疼啊,毕竟自家媳妇儿,饿瘦了饿垮了,心里揪得慌。
正巧周六,两个人赶到一块放假了。韩灏大早上从床上爬起来,亲口周浩睡得红扑扑的脸蛋,出了门直奔菜市场。
把青菜和鱼买回来以后韩灏就后悔了。
他哪儿会做菜,顶多也就有个泡方便面的手艺。于是韩灏就盯着泡在水盆里的鱼发愣,死鱼也翻着白眼盯着他。

“这是干嘛呢”
“哦…我买了菜,想做给你吃”
“你还会做菜呐!”
“不会”
“…”

“你会么”
“我也不会”
“…”

“!你等着,我上网查查”
“好,那你念我来做”

“为什么你做出来是黑的”
“好像烧焦了”

“我叫外卖吧ᖗ( ᐛ )ᖘ”
“好!!”







【假的双队abo】删了

写得自己无地自容,删掉了

性转韩灏和周浩什么的

哎呀呀
少言寡语酷班长和傻了吧唧动不动就慷慨激昂的宣委

萌出一脸血

曾日华梁音
还有打死也不敢相信的崇越

hhhhhhhhhhhhhhhhhhhh怪我手欠怪我手欠
溜了溜了

Tonks的个人日记

3.12 1997 阴

今天轮到莱姆斯去值班,临走前他给了我个晚安吻。
明明是日常性的动作,却令我心里却涌上了强烈的,对我母亲的思念。
也许是因为他的胡子扎得我痒痒,不自觉地就想起母亲吻我时,落在我脸上的长发。

我甚至现在就能闻到母亲嘴唇上的橘子味。

橘子是父亲在小院子里种的,很酸很酸,但是母亲会把它做成润唇油,变成甜甜的,腻腻的,然后吻在我和父亲的脸上。

母亲会把我抱在腿上,盘起来的头发插上枝花,用温柔的嗓音,唱着父亲教给她的,麻瓜的细腻小调。
“…
Call up your men, dilly, dilly, set them to work

Some with a rake, dilly, dilly, some with a fork.

Some to make hay, dilly, dilly, some to thresh corn.

While you and I, dilly, dilly, keep ourselves warm.

Lavender's green, dilly, dilly, Lavender's blue,

If you love me, dilly, dilly, I will love you.
…”

而我会少数安静的枕在母亲手臂上,头发也像歌中唱的那样变成浅绿色(1)。这时候母亲会停下歌声,小声地笑着,然后我就会得到母亲橘子气味的吻。

有时候闲下来,或是在莫莉给大家准备晚饭时,我会唱起这首歌。但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也许母亲再唱给我听的时候,我头发就该变成淡紫色了(1)。

现在的气氛越来越沉闷,不仅是傲罗那边,凤凰社的任务也开始变得紧凑。
每个人的脸上永远是一副愁容,仿佛下一个刻“那个人”就会蹦出来叫嚷。我已经不敢写信给母亲他们了,真希望什么时候能安心地去看望。

晚安,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记得我听歌

是为了找歌当梗
然后做双队小甜饼来着

大半夜的听得我肝儿颤
想骂人
想哭

我爱他们

乱写的小甜饼

周浩长了颗痘,在眉心偏右的地方,又大又红。

他早上在洗漱间里捯饬了半天,试图把前面的头发散下来几缕遮住这颗痘,却没想到摸了发胶的头发虽是服帖,也显得整个人油腻了不止一星半点。气急败坏的周浩只得又梳起了大背头,露出那颗无与伦比的痘。

“二队早啊”
一进警局,周浩便迎面撞上了韩灏,忙不迭地举起手中的公文包遮住前额,偏过头敷衍地回答道,
“早啊早啊”

韩灏瞧着周浩怪里怪气的,心里自觉得奇怪,大跨几步走到人面前,一把拉住周浩正拼命举着公文包的手臂,想探个究竟。周浩但也没想到韩灏会突然过来,手上也没用劲,只叫人一扯,额头就完完全全暴露在外。

“呦,二队,没想到啊,这都多大年纪了还长了个青春痘,可喜可贺啊”

周浩羞红了脸,一股闷气涌上胸腔,也不管痘被没被人看见,挺了腰板反驳着,

“我这是!这是因为工作太忙,想到人民群众还!还正处于人身安全受到危害之中!一着急上火了,才起的痘!”

周浩一生气就下意识地皱眉,却忘了自己眉头的痘,这一扯就给他疼得龇牙咧嘴的。

“嗯嗯嗯,我知道二队长一片苦心,赶紧去吃饭吧,你们队的就等你了”
韩灏见他这幅样子着实觉得有趣,刚想多逗逗他,便记二队那一大帮子还没吃饭,忙催他。

周浩也知道是自己早上忙着遮痘耽误了,二话不说抬腿就往楼上走。台阶刚上到一半,就听后面韩灏喊自己,

“喂,我记得梁音那儿正好有芦荟胶,你先吃饭,回头我给你拿过去”

“哦…哦,那你等,等过会儿他们走了再来…”

周浩愣了愣,脸一红,说完这句话就慌忙低着头小跑着上了楼。

脸上那颗痘似乎更红了。